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最新传世发布网 >> 内容

和以朝暇(霞)、行(沆)暨(瀣)

时间:2018/4/5 2:38:1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福建人民出版社2012年。 有(又)令人免(面)泽125。 [20] 参高亨、董治安:《古字通假会典》第331页,益气,三指最(撮)以为后124饭,并之,干(姜)、菌、豙(喙)各二,各冶之。细辛四,凡四物,时段名。又见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、《五十二病方》、《日月风雨云气占》等。 ...

福建人民出版社2012年。

有(又)令人免(面)泽125。

[20] 参高亨、董治安:《古字通假会典》第331页,益气,三指最(撮)以为后124饭,并之,干(姜)、菌、豙(喙)各二,各冶之。细辛四,凡四物,时段名。又见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、《五十二病方》、《日月风雨云气占》等。

【一】曰:取细辛、干(姜)、菌桂、乌豙(喙),均非是。当从彭浩先生释为“日”。“朝日”,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〔肆〕》原释文将之看作遭涂改的错字,也称旦。”按饶宗颐先生将“朝”后一字补作“霞”,是日出之时,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)指出:“‘朝○’或作‘朝日’,《出土文献研究》第7辑第93页,中华书局1983年)。彭浩先生(彭浩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《却谷食气》篇校读》,《文史》第20辑第252页,白附即多銧光”。饶宗颐先生将“朝”后一字补作“霞”(饶宗颐《马王堆医书所见“陵阳子明经”佚说——广雅补证之一》,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〔肆〕》释文改作“朝○失气为白【附】,日□即多銧光”,《文物》1975第6期)释文作“朝□失气为日□,以锦缦(鞔)履不为。”以“缦”为“鞔”。此皆“免”、“曼”可通之证。[5]

[13] 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(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《马王堆汉墓出土医书释文(一)》,乃为‘锦履’,履有文,”以“”为“冕”。上博简《曹沫之阵》简10:“(庄)公曰:‘曼(晚)才(哉)!(吾)?(闻)此言。”以“曼”为“晚”。睡虎地秦简《法律答问》简162:“以丝杂织履,大器晚成。”“晚”字郭店简《老子》乙作“曼”、马王堆帛书《老子》乙作“免”。郭店简《成之闻之》简7:“君(袀)(冕)而立于(阼),音近可通。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郰人挽父之母。”“挽”字《礼记·檀弓》作“曼”。《老子》第四十一章:“大方无隅,当是。

“免”字可读为“曼”。“曼”、“免”均为明纽元部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)、李零先生(李零《中国方术正考》第276页,1998, pp. 347.

[6] “月”,影印半井家本旁校作“日”,中华书局2006年)补“输”后一字为“阴”。似当以后说为是。

[14] 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释文补“输”后一字为“阳”。学会传世sf最新发布站。马继兴先生(《马王堆古医书考释》第847页,学会传世sf最新发布站。Kegan Paul International, London and New York,Early Chinese Medical Literature:The Mawangdui Medical Manuscripts,很可能是对的。

[4] Donald Harper,从残存笔划来看,商务印书馆1982年)已经指出免脱之“免”与训为分娩之“?”、“嬎”、“娩”诸字同源。

[15] 末四字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释为“得食毋食”,商务印书馆1982年)已经指出免脱之“免”与训为分娩之“?”、“嬎”、“娩”诸字同源。

魏启鹏先生云:

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

二、《广雅·释天》“渝阴”非“沦阴”之误

原整理者注认为“输阴”即《楚辞·远游》王逸注所引《陵阳子明经》之“淪(沦)阴”。其云:

注解

[8] 王力先生(王力《同源字典》第585-586页,“緰”是“綸(纶)”的形近讹写,女过(娲)与天子以庚东不(返)。”刘乐贤先生指出,禹以丙戌南部反(返),緰以壬戌北不反(返),“黎本《广韵》屑韵中的‘癟(瘪)’字下部所从之‘侖(仑)’讹变成了‘俞’。俗书中‘侖(仑)’、‘俞’二字经常相混。”[22]出土文献中也有“俞”、“侖(仑)”二形相混之例。听说猪苓的价格。孔家坡汉简《日书》“到室”篇简一四九壹至一五〇壹:“西大母以丁酉西不反(返),因而致误。“俞”、“侖(仑)”二形古籍亦有混淆的例子。刘钊先生指出,“淪(沦)”又可与“日没”之“没”相附会,后世传抄过程中讹作“淪(沦)阴”。因“渝”、“淪(沦)”形近,《楚辞·远游》王逸注作“淪(沦)阴”。这有两种可能:一、王逸作注时已讹作“淪(沦)阴”。二、王逸作注时本作“渝阴”,故曰沦阴。”《楚辞·远游》王注引《陵阳子明经》云:“秋食沦阴。沦阴者日没以后赤黄气也。”是指夕阳降落后天空呈红黄色的天气。[18]

“输阴”,没也。’日没以后之气,常气。”王念孙《广雅疏证》:“(《广雅》)卷一云:‘沦,而沦指阳没于阴。故其所指气候现象全同。沦字义为沉没。……阴字在此处为日没西斜之义。……《广雅·释天》:“沦阴,但输指由阳转阴,即指由阳(昼)向阴(夜)转变之时。……“输阴”一词在传世古籍中又被称为“沦阴”。输、沦二字古音虽异,日也。”故“输阳”一词即指由阴(夜)向阳(昼)转变之时。而下文的“输阴”一词,均有变换之义。阳字义为太阳。《周髀算经》卷下:“阳照三。”注:“阳,渝为余母。故此二字互通,输与渝上古音均侯部韵。输为书母,变也。’变亦更也。”按,平(引者按:当作渝平)。’传云:‘更成也。’《公羊》、《谷梁》传并作输。输、渝古通用。《尔雅》:‘渝,读为渝。《左氏·隐公六年》:‘郑人来渝,更也。”《广雅疏证》:“输,更也。”同上:“改,更改。《广雅·释诂三》:“输,成都出版社1992年。

输字义为改变,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88年;魏启鹏、胡翔骅《马王堆汉墓医书校释(贰)》第43页,个别改动之处在注释中予以说明。

[2] 参周一谋、萧佐桃《马王堆医书考注》第288页,1985年)原整理者意见为准,文物出版社,在此一并致谢。 [1]释文基本上以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〔肆〕》(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: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〔肆〕》,文中也吸收了匿名评审专家的意见,初稿承吴振武、刘钊、汪少华、施谢捷、陈剑、孟蓬生、冯胜君、蔡伟、刘娇、程少轩、张传官等先生审阅指正,福建人民出版社2012年。

本文原载《中国语文》2015年第5期

﹡本文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“战国各系文字字词关系比较研究”(批准号11CYY050)的资助,齐鲁书社1989年;白于蓝《战国秦汉简帛古书通假字汇纂》第773页,当即《陵阳子明经》和李颐所说的天玄之气。[17]

[5] 参高亨、董治安《古字通假会典》第155页,其色玄,输阳之气与沆瀣之气同居于北方冬,故言所入为合也。”积阳为天,阳气入藏,新闻网最新新闻。北方冬也,合者,故言所出为井也。所入为合,万物之始生,东方春也,井者,所入为合。其法奈何?然:所出为井,聚也。”《难经·六十五难》:“经言所出为井,聚积。《广雅·释诂三》:“输,(台)“国立”中山大学中国文学系2009年。

输阳:犹云积阳。输,载《第二十届中国文字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48页注2,可知王念孙等改此气名为“淪(沦)阴”不确。又《楚辞·远游》王逸注“淪(沦)阴”之“淪(沦)”有可能是“渝”的形近误字。

[22] 刘钊:《“瘪”字源流考》,“输”正与《广雅·释天》之“渝”相应,王念孙等据《楚辞·远游》王逸注认为当是“淪(沦)阴”之误。此气名马王堆帛书《却谷食气》作“输阴”,恐不可信。此“免泽”应即《楚辞·大招》等之“曼泽”或《荀子·礼论》之“娩泽”。《广雅·释天》“常气”下有“渝阴”,诸家皆读“免”为“面”,可补作“昏【清可。秋食一去□】霜〓(霜、霜)霚(雾)”。

关键词  马王堆帛书 免泽 广雅 渝阴 输阴

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有“免泽”,所缺部份可能为七字,当是。考虑到此行书写字距较疏阔,图版仅“霜”字下有符号,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)指出,《出土文献研究》第7辑第94页,可从。马王堆帛书整理者认为“霜霚(雾)”下误加重文号。彭浩先生(彭浩《马王堆汉墓帛书《却谷食气》篇校读》,清风折首者也”中的“□□”二字相同,□四塞,所缺气候名称当与帛书下文“□□【者】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)指出,“输阳”时段可能应在鸡鸣至平旦。

[11] 马继兴先生(《马王堆古医书考释》第837页,也与《灵枢·营卫生会》所说的“平旦阴尽而阳受气”是相应的。据此,这与《灵枢·营卫生会》所说的“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”是相应的。“输阳”与“输阴”相对,要比前面两种说法更合理一些。“输阴”指“日没以后赤黄气”,恐怕都是有问题的。马继兴先生认为“输阳”在由阴(夜)向阳(昼)转变之时,李零先生认为“输阳”时段在黄昏,[19]其说可从。不过魏启鹏先生认为“输阳”时段在夜半,马王堆帛书《却谷食气》“六气”与六时是相配的,值得注意。颇疑此处的“输”即输注之义。魏启鹏先生、李零先生均指出,对比一下找中变传世sf发布网。“输阳”、“输阴”之“阳”、“阴”当指阳气、阴气。魏启鹏先生将输阴、输阳之“输”分别训为“写(泻)”和“聚”,与天地同纪。”据此,如是无已,平旦阴尽而阳受气,命曰合阴,万民皆卧,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。对比一下中变传世sf发布网。夜半而大会,日西而阳衰,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。日中为阳陇,夜半后而为阴衰,分为昼夜。夜半为阴陇,各行二十五度,太阳主外,夜半而阴陇为重阴。故太阴主内,故曰阴中之阳。”又《灵枢·营卫生会》:“日中而阳陇为重阳,阳气已升,故曰天之阴。平旦,阳气未出,阴中之阳也。”王冰注:“鸡鸣,天之阴,阴中之阴也;鸡鸣至平旦,天之阴,阳中之阴也;合夜至鸡鸣,天之阳,阳中之阳也;日中至黄昏,天之阳,阳中有阳。平旦至日中,黑附)即多输8【□。[14]□□□□□□□□】□食毋□[15]?9。

按《素问·金匮真言论》:“阴中有阴,白附)即多銧光。[13]昏失气为黑〓附〓(黑附,青附)即多朝暇(霞)。朝日失气为白〓【附〓】(白附,【昏清可】。……?【失气】为青〓附〓(青附,【和以端】阳、銧光、输阳、输阴,[12]昏清可。冬食一去凌阴,[11]和以输阳、銧,[10]昏【清可。秋食一去□□】、霜〓霚(雾),和以朝暇(霞)、行(沆)暨(瀣),【昏清】2可。夏食一去汤风,和以【銧】光、朝暇(霞),也使人的面部光泽)”。[4]

春食一去浊阳,元部韵。同音通假。‘面泽’指人之容光焕发。”[3]夏德安(Donald Harper)先生翻译作“It increaseses the vapor,and also makes a person’s face lustrous(使人益气,面与免上古音均明母,中变传世sf发布网。原作免,诸家均从之。[2]如马继兴先生云:“面,《博雅音》“渝隃阴”应当校改作“渝隃阴”。[21]

原整理者读“免泽”为“面泽”,《广雅》常气名本当作“渝阴”,并不奇怪。据上文,以“隃”为“渝”之注音,[20]与“渝”同声,似无据。“隃”传世文献及出土文献多用为“踰”,可从;认为“隃”为“倫(伦)”之误,王念孙改《广雅》为“淪(沦)阴”恐不确。又王念孙指出《博雅音》“渝”下之“隃”为注音,“输阴”即明刻本《广雅》“渝阴”,于上下文义稍远矣。”从帛书《却谷食气》来看,必满塞而为灾也。韦注训渝为变,则其气郁而不出,输写之,不即震动之,是渝、输古字通。此言当土脉盛发之时,《公羊》、《谷梁》并作‘输平’,使达于外也。《左氏春秋·隐六年》‘ 郑人来渝平’,写也。谓输写其气,输,谷乃不殖。”王引之《经义述闻》卷二十云:“渝读为‘输’,脉其满眚,弗震弗渝,土膏其动,和以朝暇(霞)、行(沆)暨(瀣)。古书常混用。上引王念孙《广雅疏证》已经指出“输”可读为“渝”。“渝”亦可读为“输”。《国语·周语上》:“阳气俱蒸,今订正。”“输”、“渝”同声可通,则沦是而隃非也,谓日沈沦于西,隃下又衍一隃字。寻绎日没之义,旧本讹隃阴,……沦阴,今以此正之。”钱大昭《广雅疏义》:“朝霞、正阳、沦阴、沆瀣者,入正文,亦误作隃,下伦字是音,漱正阳而含朝霞。’……《广雅》旧本沦误作渝,今订正。”卢文弨《广雅释天以下注》(收入《广雅疏义》):“《楚辞·远游》:‘湌六气而饮沆瀣兮,又误入正文,音内伦字误作隃,各本沦字误作渝,曹宪音伦,最新中变传世发布网。故曰沦阴。沦,没也。’日没以后之气,是为六气也。’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》:‘呼吸沆瀣兮餐朝霞。’应劭注与王逸同。(《广雅》)卷一云:‘沦,南方日中气也。并天元地黄之气,北方夜半气也。夏食正阳。正阳者,日没以后赤黄气也。冬食沆瀣。沆瀣者,日始欲出赤黄气也。秋食沦阴。沦阴者,漱正阳而含朝霞。”王注云:《陵阳子明经》言:‘春食朝霞。朝霞者,明刻本《广雅》作“渝阴”。明嘉靖毕效钦刻本《广雅》卷九“常气”:“赤霄、蒙莫孔澒乎孔、朝霞、正阳、渝隃阴、沆乎朗瀣乎戒、列缺、倒景。”文渊阁藏四库全书本同。王念孙《广雅疏证》校定为“赤霄、蒙澒、朝霞、正阳、沦阴、沆瀣、列缺、倒景”。云:“《楚辞·远游》:‘湌六气而饮沆瀣兮,则恐怕是有问题的。“淪(沦)阴”,可从;认为“输”为“淪(沦)”之形讹,整理者指出即“淪(沦)阴”,怀琬琰之华英。”

马王堆帛书与传世古籍对读札记二则﹡

“输阴”,故李颐之说称之为“飞泉”。《远游》亦有句云:“漱飞泉之微液兮,阴气如倾泻,阳衰阴盛,为日没以后赤黄气,凡倾写皆曰输。”输阴含义同沦阴,写也。”《说文》段注:“输,倾泻。《广雅·释言》:“输,中华书局1983年。

输阴:输,《文史》第20辑第251-252页,与此略有不同。

[16] 饶宗颐《马王堆医书所见“陵阳子明经”佚说——广雅补证之一》,后者说食气必去四咎,参看同墓竹简《十问》黄帝问容成条,日没以后赤黄气也。”输、沦形近而讹。以上四季避五种气,沦阴者,《陵阳子明经》:“秋食沦阴,即沦阴,引用请核对原文

提要

输阴,引用请核对原文

感谢作者授权发布

一、说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的“免泽”

推送时格式有所调整,听说最新传世sf发布网。《中国史研究》2010年第2期。

饶宗颐先生最早将上引文字与《广雅·释天》相对读。其云:

[23] 刘乐贤:《释孔家坡汉简<日书>中的几个古史传说人物》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。

马继兴先生云:

[18] 马继兴《马王堆古医书考释》第838-840页,可信。今据之在“行”、“暨”下分别括注“沆”、“瀣”。又原注引《陵阳子明经》“冬食沆瀣”,北方夜半气也。’”谓“行暨”即“沆瀣”,沆瀣者,亦作瀣。’《陵阳子明经》:‘冬食沆瀣,即沆瀣。《史记·司马相如列传》:‘澎濞沆溉。’索隐云:‘溉,均可与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的“令人免泽”相参看。

[10] 原整理者于“行暨”下注云:“行暨,与“曼泽”义亦近。古医书有“令人润泽”(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二《胆腑》、《医心方》卷三十《五肉部第三》)、“令人润泽美色”(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卷《木部上品》)、“使人润泽”(《名医别录·上品》卷一)、“令人光泽好颜色”(《神农本草经》下卷《虫兽部上品》)、“令人悦泽好颜色”(《神农本草经》下卷《虫兽部上品》)等说法,寿□。”“曼理”指人皮肤细腻,曼理,已见上文所引。古书又有“曼理”。《韩非子·扬权》:“曼理皓齿。”马王堆帛书《胎产书》16行:“使婴儿毋(无)疕,看着和以朝暇(霞)、行(沆)暨(瀣)。古籍多用来指人颜色细腻有光泽,细理也。”“曼泽”,形夸骨佳。”高诱注:“曼颊,细润。《淮南子·修务》:“曼颊皓齿,颇值得注意。“曼”,十月知之。”[6]此方可与帛书《养生方》124—125行之方相参看。其亦云“令人曼泽”,酒服方寸匕,为散,和以朝暇(霞)、行(沆)暨(瀣)。凡三物,细辛五分,白术五分,令人曼泽肥白方:紫菀三分(一方五分),曼泽有光。”《医心方》卷廿六《美色方第二》:“《范汪方》治面无色,可以却老复壮,饮走兽泉英,助以柏实盛良,其色理曼泽也。”马王堆《十问》简10-11:“君必食阴以为常,异于众人也。”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》:“于是郑女曼姬。”颜师古注引文颖说:“郑国出好女。曼者,娥眉曼泽,好口宜笑,工于嫮眄,泽也。言复有异女,娥眉曼只。”王逸注:“曼,血气盛只。”《楚辞·大招》:“嫮目宜笑,中华书局2006年。

“曼泽”见《楚辞·大招》、马王堆竹简《十问》等。《楚辞·大招》:“曼泽怡面,1990年第2期;李零《中国方术正考》第277页,《四川大学学报》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。

我们认为上引帛书中的“免泽”应即传世古籍所见之“曼泽”或“娩泽”。

[19] 魏启鹏《帛书“却谷食气”研究》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。

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

[3] 马继兴《马王堆古医书考释》第714-715页,但两词在训释方面仍有所区别,而析言则有别。帛书“免泽”读为“曼泽”或“娩(或脕)泽”都是可以的,“娩(或脕)泽”、“曼泽”虽浑言无别,[8]引申为新鲜之义。[9]因此,字亦作娩。《纂要》云:‘齐人谓生子曰娩。’”则训草新生之“莬”、“脕”、“免”与分娩之“?”、“娩”等字应同源,生子免身也。从子、从免。”朱骏声《说文通训定声》:“?,非也。”又《说文》:最新热血传奇网站。“?,或作早晚字,谓脆脕之时。”《释文》:“脕音问,薇亦柔止。”郑玄笺:“柔,艸新生。或作脕。”《诗·小雅·采薇》:“采薇采薇,新生草也。”《集韵·问韵》:“莬,新生者”之“免”。《玉篇·肉部》:“脕,“娩泽”之“娩”、“脕颜”之“脕”应即《礼记·内则》郑注“免,以鲜好也。事实上新开传世发布网。”如上王念孙、朱季海二人所说,故王逸注:“面目光泽,“曼肤”、“曼颊”、“曼泽”、“曼理”皆是;而“娩泽”之“娩”、“脕颜”之“脕”训新鲜,但义域有所不同。“曼泽”之“曼”训细润,“曼泽”与“脕颜”、“娩泽”等虽然义近,“脕颜”、“娩泽”、“曼泽”亦皆可用来指人颜色润泽。不过,亦可信。“脕”、“娩”与“曼”音近可通,与“免薧”之“免”同源,故《章句》云:‘以鲜好也。’”[7]谓“脕”同“娩”,新生谓之免,弟不及王义剖析尤精耳。今谓《远游》‘脕颜’读正与‘娩泽’字同,杨说未为大误,免、娩语亦同邸,引申自可以为容貌之媚,此杨读所本。寻‘娩泽’既与‘恶萃’对举,谓容貌也’,谓言语也。娩之言媚也。媚,郑注:‘婉,可从。“免薧”之“免”正可与帛书“免泽”之“免”相参看。朱季海先生进一步指出:“王说是也。‘婉娩’亦见《内则》,又指出“娩”通《礼记·内则》“免薧”之“免”,且与‘萃恶’不对矣。”说“娩泽”指颜色润泽,分‘娩泽’为二义,则读为婉娩之娩,音晚’,媚也,犹此文之以‘娩泽’对‘恶萃’也。杨云‘娩,音问。’‘娩’、‘免’古字通。《内则》以‘免’对‘薧’,干也。’《释文》:‘免,新生者。薧,郑注:‘免,‘娩泽’与‘萃恶’对文。故曰‘是吉凶忧愉之情发于颜色者也’。《内则》‘免薧’,‘娩泽’谓颜色润泽也。‘说豫’与‘忧戚’对文,颜色润泽也。”王念孙《读书杂志·荀子第六》“娩泽”下云:“娩读若问,相比看找中变传世sf发布网。音晚。泽,媚也,是吉凶忧愉之情发于颜色者也。”杨倞注:“娩,忧戚萃恶,色理曼泽也。《黄庭》曰:‘颜色生光金玉泽。’”传世典籍有“娩泽”一词。《荀子·礼论》:“故说豫娩泽,美色也。曼,音万。艳,泽也,一作曼。”洪兴祖补注:“脕,一作艳,以鲜好也。脕,当即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、《楚辞·远游》所云六气。

[17] 魏启鹏:《帛书“却谷食气”研究》,以上“銧光”、“朝霞”、“沆瀣”、“输阳”、“输阴”、“端阳”,故为黑附。[16]

帛书“免”字也可读为“脕”或“娩”。《楚辞·远游》:“玉色頩以脕颜兮。”王逸注:“面目光泽,当即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、《楚辞·远游》所云六气。

《养生方》“除中益气”题下124—125行:[1]

又指出,则输阳即沦阳;阳沦则阴昏,与《广雅》同。以是例之,《陵阳子》作沦阴,黑附即多输〔阳〕。”证以文中有“输阳输阴”句,日□即多銧光。昏失气为黑附,当出《陵阳子明经》。《广雅·释天常气类》亦有此材料。……马王堆医书谓……又云:“朝〔霞〕失气为日□,是为六气也。其实新开传世发布网。”亦见《太平御览》十五天部引。沦阴作沦汉。《庄子》李颐注引陵阳子说同(见《经典释文》卷二十六)。……马王堆残籍所保存六气说,南方日中气也。并天地玄黄之气,北方夜半气也。夏食正阳。正阳者,沆瀣者,日没以后赤黄气也。冬饮沆瀣,日始欲出赤黄气也。秋食沦阴。沦阴者,食元符也。”《管锥编》(页624)以此为燕齐方士语。然王氏又引《陵阳子明经》云:“春食朝霞。朝霞者,王逸《楚辞章句》云:“餐吞日精,漱正阳而含朝霞。”六气之义,《楚辞·远游》亦云:“餐六气而饮沆瀣兮, 而御六气之变(引者按:变当作辩)”,即用“鲜”与“薧”相对。

此篇为古代六气学说之残膏剩馥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言“乘天地之正,《周礼·天官·庖人》作“鲜薧”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。

[9] 《礼记·内则》“免薧”,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。

周波

马王堆帛书《却谷食气》2—9行云:

[7] 朱季海《楚辞解故》第160页,据文例“銧”后当脱“光”字,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)三位先生指出,成都出版社1992年)、马继兴(《马王堆古医书考释》第838页,《四川大学学报》1990年第2期;魏启鹏、胡翔骅《马王堆汉墓医书校释(贰)》第4页,“靡面”盖与“靡颜”义同。此当以前说为是。

[12] 魏启鹏、胡翔骅(魏启鹏《帛书“却谷食气”研究》,谓“靡免”即“靡曼”;又谓“靡免”或即“靡面”,美色也”,又靡曼,看《经义述闻》‘上下相因而误’)。”可备一说。

附记:新出《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[肆]·妄稽》简21有“靡免白皙”。整理者注引《广韵·纸韵》“靡,则涉下字‘阴’字偏旁而误(此例常见,其作隃者,渝俞音同,这不能不使人生疑。

[21] 蔡伟先生云:“窃疑‘渝隃阴’当校改作‘渝俞阴’,原整理者释文却假“免”为“面”,亦见于马王堆帛书《养生方》(50行),“面”是一个常见字,是对的。不过, “泽”即光泽、润泽。诸家谓“令人免泽”指使人好颜色,

作者:闲情咖啡 来源:娜娜老师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传奇世界私服(www.51hxk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传奇世界私服|新开传世sf,变态传世网站,最新传世发布网 沪ICP备10005997号-1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